胡子霞保险网

太平洋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高西庆:社保基金是为了解决长治久安的问题

高西庆:社保基金是为了解决长治久安的问题

2019-09-26 08:38:19 分类:保险知识    

   2018年12月28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和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联合主办、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8》发布式在京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主权养老基金国际比较与战略定位,共有来自政府机构、行业协会、科研院校、市场机构和新闻媒体等领域专业人士200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高西庆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发表演讲。

  

    以下为高西庆发言实录:

  刚才各位讲得特别好,我讲五个问题。前面我看了楼继伟理事长的序言,因为我跟他在中投就是同事,郑秉文主任做的这个书,这两个主权基金的比较是很有意思的,刚好体现了我们国家特色,也把我们特定机制下的问题暴露出来了。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验也积累了这么多,我的感触还是挺深的,我自己感觉这个进步还是挺大的,但是一个人不能只跟自己比,我们是有周边的、周围的人。现在有一些人不满意,为什么不满意?不是因为他吃不饱穿不暖,现在是吃饱了穿暖了但是跟别人比不够。

  这本书里把全世界的情况都拿过来了,我们不用说别的,看各国的机制,在座的各位对各国的养老机制有比较多的了解,不管是DB的方式还是DC的方式,到今天各种不同的国家理念上的不同、操作方式的不同,不光是这个比较,更重要的是老百姓(603883,股吧)的感受,习主席所讲的这一块,人民的真实感受在哪里?他的感受可不是纯主观的,一定有一个客观的比较,在这个比较之下,可以看得出来,我们需要做努力还多得很,我们没做到的东西还多得很。

  刚才秉文讲了一个感慨,当年由于朱镕基总理作的决定才使得我们今天有这么一个基本的机制在这里,因为这个过程我也都参与了,当年我还在证监会,在讨论社保金建立的过程中我参与比较多,感触还是挺深的,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困难。我们非常强烈的意见就是应该把所有的国营企业,所有的上市的国有的股份全部或大部分划在社保金,当年社保金还在成立的过程中,为什么这样?

  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机制转变,不是这样,它其实在控制角度,从国家的角度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除了金融的以外,也都是某一个机制管,财政部管也罢,国资委管也罢,在他这儿管的情况下,把它放在社保金里,这个机制使得大家所感觉到的历史欠账。但是,国资划转之后,尽管这只是国有股,不是钱,但是解决一个问题。在市场这边担心的问题就是那只没掉下来的靴子,国有股出来怎么办?多数领导都觉得这个还是有道理的,频频点头,回去之后讨论了一个礼拜,各个部门提意见,改成10%吧,反正比没有好,又过了一个礼拜,10%也不行,变成新增部分的10%。

  这样一个机制搞了很多年,经过这么多年的改变,可以把整个的10%拿过去。在这个期间,就这几百亿放在社保金里,当年预算缺口缺了150亿,有人跟朱镕基打了一个报告,说社保金其实没用,把这个钱拿出来,朱镕基不同意。我知道这根本不是为本届政府做的事,是为子孙后代做的事,有他这样的智慧,有他这样的勇气,有他这样的杀伐决断,才使得我们这个机制建立起来,否则现在想社保金快一万亿了如何如何,没有那个基础根本没有今天。

  这就是我后面要讲的问题,就是社保金的理念,秉文的报告里面说的要有一个长期主义,要做什么?我们是为了今后长治久安的问题,不是眼下的问题。所以才会说我这钱放在这儿就不动,在我这一任里根本不可能利用它,但是以后的人要利用它。

  今天我们仍然有一个理念的问题,社保金到底是干什么的?别的不说,只说每次发生大的股灾的时候,有的是人盯着这部分钱,说你们进去救市吧。如果社保金理事会监管投资,你们觉得整个市场低了我们就应该进去,我们不管一时一事的收益,那是可以的,但以这种方式来做决策,这个机制是没法运行的。

  社保这些人是相当专业的人,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这么一批能干的人,报告里面讲这些人得有一个基本的激励机制,激励机制凭什么?凭的就是他的业绩,可是业绩怎么判断?你必须要有一个客观机制。每年要做出什么业绩,中投一个道理,五年业绩,后来改成十年,每三年要给财政部作一次报告。这是理念问题,我们要把这个理念转过来,这个理念跟在座各位说、跟我们自己说,这个理念要改变。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讲了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所以我们今天应该比较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今天我们只能在限定的框架之内,不管是社保基金理事会也罢,中投公司也罢,其实都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在有限的范围内努力把它做好,但是我们还是要做更多的事,秉文做一个非常伟大的事,作用是能够把这个意识改变过来。

  我见巴菲特好几次,每次开会跟他聊,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他能做那么好,每次说好几个钟头,他说的道理都非常浅显易懂,每个人都能说出来,你怎么就能做成功?他说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比别人耐心,我的股东对我没有这么大压力,第一次见面谈了三个多小时,我说你给我什么样的建议?他说只有一个建议:回去说服你的股东,说服你的股东不要太急功近利,每次都这句话,下次见了还是这句话。我们的社保金也是一个道理,我们在跟世界各国比较,其实在术的层面,在座各位这么聪明的人都清楚,拿出来其实是为了反映出道方面的问题,但是我们就是不愿意把它说得太白了。但是我想在座各位还是应该共同呼吁、共同努力。

  谢谢各位。

相关资讯